<optgroup id="gwsck"></optgroup>
  • <nav id="gwsck"></nav>
  • <xmp id="gwsck"><menu id="gwsck"></menu>
    <menu id="gwsck"><menu id="gwsck"></menu></menu>
  • ?
    醫藥經濟報數字報
    醫藥經濟報熱點 > 正文

    十億美元市值蒸發,股價幾乎“清零”!這家Biotech能否熬過寒冬?

    發布時間:2022-05-05 23:19:04作者:融媒體中心來源:醫藥經濟報

    從股價最高超過28美元,一年時間,十億美元市值蒸發,這一幕實實在在震撼了中國生物醫藥領域。  

    美國東部時間5月4日(北京時間5月5日凌晨),一個普通的交易日,康乃德生物開盤遭遇恐慌性拋售,隨后一路走低,作為納斯達克生物科技指數成分股,甚至一度將指數帶崩。最終收盤,股價定格在0.82美元。  

    作為曾經的“太倉獨角獸”,康乃德生物自2012年成立,就得到了包括啟明創投、金沙江創投、北極光創投、禮來亞洲基金等眾多明星資本加持。  

    2021年3月,康乃德生物正式在納斯達克市場掛牌上市,IPO發行1125萬股美國存托股票(ADS),每股定價17美元,募集資金總額約1.91億美元,隨后股價一路上漲,總市值超過10億美元,直至去年8月股價達到頂峰后,走出了一波又一波下跌行情。  

    無論是市值,還是股價,都不能作為衡量一家企業創新力和市場競爭力的唯一標準,然而,面對空前寒冷的生物醫藥資本市場環境,巨大的落差難免讓人扼腕。  

    雖然在此前的公告中,康乃德生物表示截至去年年底仍有超過2億美元流動性資產,但由于多款在研管線產品的龐大臨床開發投入,康乃德生物必須在產品管線中做出選擇。  

    收縮管線、節省開支、斷臂求生......面對生物醫藥資本市場寒冬,康乃德生物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后一個。  

    對標賽諾菲全球重磅  

    從Dupilumab“虎口奪食”?  

    2012年,潘武賓和鄭偉在江蘇太倉創立康乃德生物,專注于自身免疫性疾病和炎癥治療新藥的開發。公司建立了基于T細胞免疫調節功能的高通量藥物篩選平臺,與傳統方法相比,能夠快速、高效地鑒別和篩選出針對相關靶點的疾病治療分子。  

    在上市招股書中可以看到,康乃德生物有四條主要的產品管線,包括:治療中重度特應性皮炎的CBP-201和治療潰瘍性結腸炎的CBP-307,具有Best-in-Class(同類最優)的潛力。  

    此外,康乃德也在同步推進三個用于治療多種嚴重的炎癥性疾病的創新藥的臨床前項目,其中包括兩個小分子候選藥物(CBP-174和CBP-312)和一種靶向IL-33的抗體(CBP-233)。  

    同時,招股書也顯示,2019年和2020年公司的研發費用分別為1.06億元(人民幣)和1.51億元(人民幣),營業虧損分別為1.1億元(人民幣)和1.98億元(人民幣),凈虧損分別為1.69億元(人民幣)和7.79億元(人民幣)。  

    作為Biotech創新企業,由于缺乏商業化產品,無法獲得持續的商業銷售收入,虧損并不是新鮮事。但是,進入2021年,隨著企業多條管線的研發深入,真正給企業發展造成壓力的核心要素,無疑是核心產品臨床研發的不確定性風險。  

    一方面,研發成本投入持續擴大,進一步加劇了資金壓力,據康乃德生物2021年財報顯示,全年經營虧損為6.31億元(人民幣),凈虧損為13.07億元(人民幣)。另一方面,臨床研發進展難以令資本市場滿意。  

    值得一提的是,CBP-201所對標的品種,正是賽諾菲/再生元的全球重磅產品Dupilumab。在I期臨床試驗階段,CBP-201的表現可圈可點,在劑量同為300mg的情況下,使用CBP-201的患者,僅4周后全部達到了EASI-50(濕疹面積和嚴重程度改善超過50%),而使用賽諾菲/再生元Dupilumab的患者,在4周時只有69%的患者達到了EASI-50。因此,CBP-201此前一直被市場寄予厚望,期盼該藥能夠成為Dupilumab的me-better產品。  

    然而,去年11月,康乃德宣布CBP-201治療中重度特應性皮炎的全球二期臨床達到主要終點,但是在次要終點方面,康乃德公告僅公布了300mgQ2W組達到顯著差異,未披露300mgQ4W和150mgQ2W組的相關數據。  

    就在今年1月份企業更新的最終披露數據中,雖然所有三個CBP-201治療組(300mg每2周一次,150mg每2周一次或者300mg每4周一次)均達到了主要有效性終點,不過仍然難以掃清該藥是否能夠優于Dupilumab的市場疑慮。  

    資本市場“踩踏效應”  

    創新企業如何過冬?  

    “打鐵還需自身硬”,美國資本市場對創新的要求向來苛刻。  

    對于Biotech創新企業而言,核心產品的創新潛力遭到質疑,必然引發投資者“用腳投票”,疊加生物醫藥領域資本市場正在進入冷淡行情,資本市場難免出現踩踏效應。  

    自從去年8月份康乃德生物的股價達到頂峰之后,臨床試驗數據結果相繼披露,分別引發了57.72%、12.28%、7%等多次暴跌,市值也從超過10億美元驟降至5000萬美元以下。  

    面對創新研發過程中的挑戰,康乃德生物也不得不做出妥協。5月3日,康乃德生物公布S1P受體調節劑CBP-307治療中至重度潰瘍性結腸炎的二期臨床最新數據,研究未達到主要終點(有改善趨勢,但未達到統計學顯著),公司官方表示,將針對CBP-307進行對外授權,以集中資源推動IL-4R抗體CBP-201的開發。  

    調整管線、戰略收縮、集中資源、降低成本......醫藥研發的殘酷性從中可見一斑。  

    業內人士分析指出,醫藥企業登陸資本市場只是企業發展的一個階段,創新藥物研發最終考驗的還是臨床價值,能否滿足未被滿足的臨床需求,這才是企業能夠長期成長的關鍵。  

    近段時間,不少生物醫藥企業同樣面對著創新研發的資本市場價值考驗。  

    今年1月,萬春醫藥宣布了一項組織精簡計劃,重點關注公司最高價值的業務活動,擴大其現金儲備,并保持長期的可持續性,作為重組的一部分,公司正在將其美國員工減少35%。  

    今年2月,Gemini Therapeutics宣布一次性裁員80%,其后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帶著24名員工一起離開。  

    今年3月,在美國FDA拒接Akebia Therapeutics關于vadadustat治療慢性腎病的新藥申請后,公司被迫裁員42%的員工。  

    根據Evaluate Vantage披露的數據,海外資本市場中,Biotech無論在融資額還是IPO數量上,都呈現出2019年四季度以來的新低,投資者對于Biotech的熱情已經降至冰點。  

    編輯:于成林

    此內容為《醫藥經濟報》融媒體平臺原創。未經《醫藥經濟報》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如需獲得授權請事前主動聯系:020-37886610或020-37886765;yyjjb@21cn.com。

    ?

    醫藥經濟報公眾號

    腫瘤學術號免疫時間

    醫藥經濟報頭條號

    分享到

  • 52色成人网站,男人如虎在线播放www,男吃奶玩乳尖高潮视频午夜
    <optgroup id="gwsck"></optgroup>
  • <nav id="gwsck"></nav>
  • <xmp id="gwsck"><menu id="gwsck"></menu>
    <menu id="gwsck"><menu id="gwsck"></menu></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