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gwsck"></optgroup>
  • <nav id="gwsck"></nav>
  • <xmp id="gwsck"><menu id="gwsck"></menu>
    <menu id="gwsck"><menu id="gwsck"></menu></menu>
  • ?
    醫藥經濟報數字報
    醫藥經濟報熱點 > 正文

    銷售遇阻、團隊裁員、CEO換人!“神藥”或將退出舞臺?

    發布時間:2022-05-05 23:12:51作者:融媒體中心來源:醫藥經濟報

    自2021年6月,渤?。˙iogen)的阿爾茨海默病新藥Aduhelm正式獲得美國FDA批準,近一年來,圍繞這款“神藥”的故事猶如連續劇,不斷沖擊著產業人的目光。  

    剛剛過去的48小時,渤健公布了2022年第一季度財報,延續了2021年業績頹勢,總營收25.23億美元,同比下降6%;阿爾茨海默病藥物Aduhelm(aducanumab)第一季度銷售額為280萬美元,對標默沙東Keytruda的48億美元,幾乎是抹去所有億元單位之后的零頭。  

    隨著真實世界商業化和臨床實踐的失敗,銷售遇阻、團隊裁員引發的連鎖反應,以及季報披露公司將尋找全新首席執行官(CEO)接替Michel Vounatsos的職位,核心產品的商業化失敗正在引發一系列連鎖反應。  

      

    同時,一份遞交給美國證券交易監督委員會(SEC)的聲明文件也得到公開,內容不僅提到Michel Vounatsos與渤健公司之間避免互相詆毀的言論,也提到了CEO替換期間的股權分配事宜。顯然,公司管理層團隊分崩離析已經不可避免。  

    如今來看,頭戴“20年來首個FDA批準的阿爾茨海默癥新藥”光環的Aduhelm,光芒正在逐漸褪去。  

    備受爭議  

    CEO的無奈選擇?  

    無論Aduhelm存在著怎樣的外部爭議,在渤健內部,Michel Vounatsos一直都是這款產品的推動者。  

    Michel Vounatsos的中文名字是“馮納璽”,熟悉中國醫藥產業的人對這個名字并不會陌生。2009年,馮納璽從默沙東法國調任中國,擔任中國區總裁,彼時默沙東剛剛收購了先靈葆雅,Keytruda還只是一個毫不起眼的候選化合物。  

      

    2014年,渤健與衛材簽訂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共同探索治療阿爾茨海默病的方法。2016年,Michel Vounatsos離開默沙東加入渤健擔任執行副總裁和首席商務官,也正是在這一年,基于此前成功的I期PRIME臨床試驗結果,渤健決定跳過II期臨床,直接啟動ENGAGE和EMERGE兩項III期臨床,“淀粉樣蛋白假說”得到行業關注。  

    2017年Michel Vounatsos升任總裁,推動擴大了渤健與衛材的戰略合作,Aduhelm正式被納入雙方的合作開發計劃。然而,2019年3月,因III期臨床試驗結果未達到主要終點,渤健宣布提前終止兩項臨床試驗,“淀粉樣蛋白假說”也受到了重大打擊。  

    不過,和其他基于“淀粉樣蛋白假說”研發而遭到放棄的項目不同,渤健的Aduhelm很快迎來了反轉。  

    試驗終止之后,研究人員在隨后獲得的更多數據中,發現了EMERGE臨床試驗里,劑量為10mg/kg的Aduhelm能夠顯著改善患者認知能力,同時在名為ENGAGE的臨床試驗中,持續接受劑量為10mg/kg的Aduhelm的部分患者的認知能力也得到了提高。這些新發現讓包括Michel Vounatsos在內的管理層決定重啟對Aduhelm的申請程序。  

    隨后的故事,尤其是Aduhelm在美國FDA監管審批過程中所引發的巨大爭議,行業已經十分熟悉了。  

    2020年7月7日,渤健/衛材公司提交Aβ(β淀粉樣蛋白)抗體Aduhelm生物制品許可(BLA)申請,用于治療阿爾茲海默癥(AD)患者。  

    盡管去年召開的FDA專家委員會會議中,全體委員以10票反對、1票棄權、0票同意的壓倒性票數一致反對Aduhelm上市,但在去年6月7日,美國FDA依然加速批準了渤健的Aduhelm上市申請。  

    此前,Michel Vounatsos曾經公開表示,Aduhelm獲批上市之后,渤健將在未來的幾年里進一步通過臨床試驗,拿出確切的證據證明藥物療效。  

    顯然,無論是市場還是渤健自己,都等不到那一天了。  

    在渤健最新的公告中,已經明確將公司與衛材聯合開發的下一代阿爾茨海默病藥物lecanemab列為了重點;衛材方面也在近期同渤健重新修改了戰略合作協議,徹底退出了Aduhelm的銷售工作,將“燙手山芋”留給了渤健。  

    為了在Aduhelm商業化受挫的情況下節省5億美元年度成本,渤健美國團隊已經啟動裁員,尤其是Aduhelm商業化團隊。  

    Michel Vounatsos也走完了自己在渤健CEO位置上的最后一程。  

    臨床實踐的失敗  

    醫生抵制藥物處方  

    基于臨床替代終點批準Aduhelm上市,雖然讓Aduhelm成為了自2003年以來FDA批準的首個治療阿爾茨海默病的新藥,然而,FDA的加速批準卻令Aduhelm始終無法獲得臨床醫生的價值認同。  

    Aduhelm的研發與治療便是基于“淀粉樣蛋白假說”,然而,該假說本身就充滿爭議:一是許多沒有阿爾茨海默病的人死后大腦中也有斑塊;二是大量為溶解淀粉樣蛋白斑塊而開展的臨床試驗都以失敗告終,那些療法無一能延緩疾病的進展,即“β-淀粉樣蛋白斑塊減少”與“治療有效”之間的關聯性依然存疑。  

    除了療效備受質疑之外,Aduhelm的安全性同樣不容忽視。2022年2月,有海外媒體報道稱,3名阿爾茨海默病患者在接受Aduhelm治療后不幸死亡。對此,渤健在分析報告中判斷死亡病例“均與Aduhelm治療無關”,然而,作為一款全新的藥物,產品潛在的治療風險進一步引發了行業“密切關注”。  

    這些因素讓Aduhelm一直飽受爭議,導致臨床醫生在藥物處方時極為謹慎,甚至公開抵制藥物處方。  

    在Aduhelm獲得FDA的加速批準后,便有3位FDA咨詢委員會專家接連辭職,以示抗議。由于試驗結果缺乏有效說服力,美國多位醫生公開表示不會在臨床中推薦使用Aduhelm。  

    早前,以華盛頓特區神經學中心為代表的多個醫療機構,直接拒絕Aduhelm進院;克利夫蘭診所等主要醫療保健系統明確表示他們不會開出這種藥;此外,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和密歇根大學在內的15家大學附屬醫院表示不提供這種藥,這也讓Aduhelm難以在短時間內獲得醫生及患者的信任。  

    如果說,美國市場面對的只是市場推廣問題,在歐洲市場,Aduhelm則遭遇到監管審批的“重點照顧”。  

    2021年12月,歐洲藥品管理局人用醫藥產品委員會(CHMP)給Aduhelm投出了最終的否定票,渤健此前曾表示,將按照規則二次提交復審,但隨后渤健決定撤回在歐洲提交的營銷授權申請,徹底放棄歐洲市場。  

    同時,隨著禮來Donanemab和羅氏Gantenerumab的研發跟進,渤健感受到的臨床推廣壓力與日俱增。2021年12月20日,渤健宣布將Aduhelm的價格降低一半,從56000美元降至28000美元,雖然緩和了產品上市超高定價的輿論壓力,但是,對于改善臨床醫生的處方行為仍然“杯水車薪”。  

    “最后一根稻草”  

    醫保支付遭遇瓶頸  

    無論是選擇降價,還是決定撤回Aduhelm在歐洲提交的營銷授權申請,渤健無疑是做了艱難的取舍。  

    綜合考慮到產品推廣的投入與產出,渤健全面押寶美國市場的策略選擇并沒有錯,只是美國聯邦醫療保險計劃(Medicare)給出的最終支付方案,成為了“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今年1月,美國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服務中心(CMS)發布《關于Aduhelm是否納入美國醫?!返恼髑笠庖姴莅?。  

    Medicare主要覆蓋群體為65歲以上的美國人以及低于不足65歲的殘障人士。能否順利進入聯邦醫療保險的支付清單,對于Aduhelm提升美國市場銷售情況至關重要。  

    當時,MichelVounatsos在一次聲明中也提到關于Medicare的醫保覆蓋的觀點,他認為這對于阿爾茨海默病而言是一個關鍵時刻,希望能夠促進患者獲得這些創新的阿爾茨海默治療藥物。  

    渤健方面很可能對于醫保支付的決策預期過于樂觀了。  

    今年4月,美國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服務中心(CMS)做出了最終決定,將Aduhelm的醫保覆蓋范圍嚴格限制在“參與臨床試驗的患者之內”,而且CMS還要求,臨床試驗中患者的多樣性必須要能代表美國AD患者的人群特征。  

    據《紐約時報》報道,CMS工作人員在一份聲明中表示,CMS有責任確保Medicare的參保人能夠公平公正地獲得合理且必要的治療?!巴ㄟ^這一決定,我們可以讓參保人快速獲得FDA認定具有臨床效益的藥物,并鼓勵生產商和試驗管理者確保臨床試驗要覆蓋不同種族?!?nbsp; 

    事實上,在Aduhelm前,Medicare從未要求過參保者參加美國FDA已批準藥物的臨床試驗。美國市場人士預期,由于醫保支付對Aduhelm做出了限制,未來幾年內可能最多只有2000名患者能夠使用Aduhelm進行治療。  

    此前,行業已有分析觀點認為,CMS的醫保限制決定很可能直接宣告Aduhelm的商業化路徑受阻,并可能加速渤健轉而研發其他阿爾茨海默病新藥。  

    這一判斷,現在看來,一語成讖。  

    編輯:于成林

    此內容為《醫藥經濟報》融媒體平臺原創。未經《醫藥經濟報》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如需獲得授權請事前主動聯系:020-37886610或020-37886765;yyjjb@21cn.com。

    ?

    醫藥經濟報公眾號

    腫瘤學術號免疫時間

    醫藥經濟報頭條號

    分享到

  • 52色成人网站,男人如虎在线播放www,男吃奶玩乳尖高潮视频午夜
    <optgroup id="gwsck"></optgroup>
  • <nav id="gwsck"></nav>
  • <xmp id="gwsck"><menu id="gwsck"></menu>
    <menu id="gwsck"><menu id="gwsck"></menu></menu>